河南省招教网

幼儿教育教学方法:生动与生硬的较量

[   未知   ] 作者:
2018-01-08 14:52:20 |
  一个下雨天的早上,两个小朋友刚入园到班,在教室外走廊上,趁爸爸妈妈为他们换鞋子的间隙,打开小伞玩起了伞下躲人的游戏。当我叫他们进教室时,只见一个在伞下蹲着,握着伞把转圈圈,另一个则兴奋地左跑跑、右找找。唉!真是两个又调皮又可爱的小家伙。突然,我的脑中火花一迸,多漂亮多可爱的小伞花呀!以前我总以为伞尖会对幼儿构成不安全因素,那能不能在安全的基础上让孩子们快乐地和小伞玩游戏呢?于是,花样玩伞的系列游戏在我班产生了。孩子们在游戏中想出了各种各样的玩法:有的用伞挡住流星球,有的俩人一对利用伞进行抛接球,有的用伞玩躲猫猫游戏,还有的高举小花伞从平衡木上跳下扮演小伞兵。于是,在一次正式游戏中,我将孩子们喜欢的玩伞方法设计成一个组合,让孩子们用钻、绕、跳等方式通过由伞搭建的通道。
 
  在游戏的鱼贯练习中,小朋友们到达终点后,都习惯从自己方便的道路返回,这时,互相碰撞的事情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于是,我引导孩子们制订出一个游戏规则:到达终点后各队必须从右边返回。麒宇小朋友更是以身作则,跑到终点处,用手指着右边跑道的地面说:“从这边回来就不会撞到一起了。”可是在后面进行的几次游戏中,还是出现了部分小朋友左右通道乱跑的现象。我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怎么还有这么多小朋友不能遵守游戏规则呢!情急之下,我大声地叫:“小朋友们一定要从右边返回哟!”我甚至还站在终点,一个一个予以纠正。
 
  可是,孩子们沉浸在跳、钻、投的快乐中,对我的要求充耳不闻。也难怪,这么生硬的语言说教,在游戏进行中孩子们怎能听得进去呢?在游戏后的研讨中,我提出了“如何利用评价语强化幼儿执行规则”这个问题。同伴们对我进行了热烈的思辩互助。张老师的方法是在每组返回的道路口放置一面小红旗做标志;王老师提议旗子在游戏一开始就放置好,出现问题时,教师灵活地运用评价语指导幼儿遵守这一规则;周老师则告诉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可以用生动形象的故事、儿歌来带动,将朗朗上口的儿歌与游戏节奏配合起来,孩子们会印象深刻。
 
  随着花伞游戏的深入开展,我们班孩子开始尝试竞赛的方式扮演福娃和伞游戏了。在这个竞赛游戏中,我和孩子们一起制订出两个规则,第一,爬山洞、绕高山、跳小河时不能碰伞,碰到一定要还原;第二,到达终点,要绕过标识小旗快速返回。有了上次游戏的经验,也有了同伴互助时自己对评价策略的内化,在“福娃戏伞”游戏中,我在强化幼儿执行规则时就采用了一些方法及策略。游戏过程中,当我强调绕过小旗返回时,多数孩子遵守了这一规则,但有少数孩子还是没有这一习惯,犯规了。这时,我没有马上进行即时评价,而是利用幼儿自评的方式予以强化。如,婉清小朋友说自己是绕过小旗返回时,我及时地予以了肯定的评价:“噢,婉清小朋友是绕过小旗回来的,这条路通畅,不会发生碰撞,所以你跑得很快。”有了这么好的榜样激励,其他孩子都会自发地去学习,去遵守这一规则。为了进一步强化这一规则,在接下来的比赛之前,我又采用了儿歌演示法,配合手部动作、肢体语言,边表演边念儿歌:“爬爬、绕绕、跳跳跳,拿起五环套一套,看见小旗绕一绕,高高兴兴快快跑。”
 
  有了这两种评价方式的指导,对帮助孩子们执行绕旗返回这一游戏规则的效果是非常明显及有效的。而针对游戏中“不能碰伞,碰到后要还原”的另一规则,孩子们执行得不错,他们都有不小心碰到后扶起还原的主动行为。对此,我都予以了即时性的肯定评价及鼓励。
 
  可见,许多生动的评价方式在游戏活动中必然是行之有效的。通过近期的园本培训、理论学习以及在本班进行的游戏实践,我的评价观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我在游戏中更多的是为了体现评价而去评价,刻意地在活动中尽可能多地运用各种评价方法,评价语言单调、生硬,使得评价变成了多种评价方式的简单堆砌。
 
  经历了数次体育游戏,从这些游戏小故事中,我还深刻地感受到教育机智对一名优秀教师的重要性。当游戏中出现了预料之外的问题时,需要教师在仔细观察后进行冷静的分析、判断,以最快的时间对个体或某种现象做出正确的引导和评价,特别是教师的每句评价语都要具有针对性,能解决游戏中存在的问题。这样,教师的评价语言就能对游戏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让孩子们更喜欢这个游戏,更有规则地玩游戏并体验到成功的快乐,直至将游戏推向最高潮。

责任编辑:倩倩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